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金融头条】四川信托“资金池”兑付危局调查:风险何以积累到超200亿规模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蔡越坤 6月中旬,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人民南路二段18号,川信大厦37楼,陆续有投资者来到这里。

【金融头条】四川信托“资金池”兑付危局调查:风险何以积累到超200亿规模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蔡越坤 6月中旬,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人民南路二段18号,川信大厦37楼,陆续有投资者来到这里。

“我就问一句,我们的钱到哪去了?”“要求川信到期的TOT产品还本付息,没到期的提前结束。”“川信必须明确地告诉大家,目前是局部几个项目出问题了,还是所有的资池项目都出问题了?”

一连串投资者的质问,均指向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信托”)涉及的TOT(TRUSTOFTRUST,即专门投资信托产品的信托)产品逾期的问题。

经济观察报从多方获悉,“申鑫74号”、“芙蓉43号”、“申富129号”等多个四川信托发行的TOT系列产品发生逾期。这些产品的投资者6月12日以来多次来到四川信托总部川信大厦,向川信的高管们质询逾期产品的状况及沟通处理方案。

2020年以来,信托圈难言太平。继中江信托、安信信托之后,四川信托是第三家陷入兑付危机的信托公司,引起业内的广泛关注。

一位投资者提供的6月12日沟通会议的录音中,四川信托监事会主席孔维文向投资者们表示,资金池项目风险暴露的重要原因之一是TOT产品停发,此外,也透露了四川信托TOT产品规模可能超过200亿。

关于四川信托TOT产品停发原因,投资者提供的会议沟通资料显示,6月17日,四川保监局副处长周杉对川信投资者们回应表示,“川信的TOT业务存在不真实向投资者披露底层资产风险状况,违规开展关联交易,项目资金存在大量的股东挪用等违法违规行为,违反了信托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为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四川银保监局依法叫停了该项目。”

另据6月15日沟通现场视频,当天四川信托董事长牟跃、总裁刘景峰等参加了与投资人的面谈。其中,刘景峰对投资者表示,一是目前TOT项目流动性风险形成的主要原因为受疫情影响、经济下行,公司TOT项目停发。二是资金缺口目前无法回复具体数据,有待进一步评估后确定。三是经营层保证在川信努力工作,保障投资人的权益,力争一年内解决问题。

但是,据记者从多位投资人了解到,对此沟通结果,投资者并不认可,希望四川信托给出一个准确的方案解决期限,并希望国企进入重组四川信托。对此,记者6月15日联系了四川信托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并未获得回复。

风险爆发

6月12日,四川信托部分产品逾期的投资者第一次集中性来到川信大厦37楼,当天孔维文出面接待,并就产品延期原因等问题首次面对投资者。

据一位投资者提供的沟通会的录音,孔维文表示:“四川信托资金池项目风险暴露的重要原因之一是TOT产品不能续发。”孔维文还提及,TOT产品不能续发,放在任何一家信托机构,都会出事。关于涉及TOT产品的规模,孔维文表示,可能超过200多个亿。

而投资者之所以聚集性前往川信总部,是因为5月底,四川信托陆续有多个具“资金池”属性的TOT产品发生逾期。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申富129号”、“芙蓉43号二期”、“锦江69二期”等多个产品。

5月31日,四川信托“芙蓉43号”二期到期了,投资者李旭(化名)早晨便开始期待。然而直到下午6点多钱仍然未到账。李旭急迫地向她的客户经理询问,得到的回复是“还在清算中,合同规定要10个工作日。”

10天后,直至6月12日,李旭从理财经理处正式确认产品延期了。据悉,“芙蓉43号”二期成立时间为2019年5月31日,信托期限为12个月。据记者了解,“芙蓉”系列的产品是具有“资金池”业务属性的TOT产品。

TOT(TRUSTOFTRUST)即专门投资信托产品的信托。目前,国内TOT的普遍操作模式为由信托公司要约募资成立母信托产品,由母信托产品选择已成立的阳光私募信托计划进行投资配置,形成一个母信托产品投资多个子信托的信托组合产品。

根据“芙蓉43号”二期产品介绍:“本信托计划运用信托财产的方式是:将信托财产投资于:流动性资产、融资类资产、金融机构产品及符合信托计划文件规定投资标准的其他资产。”

“芙蓉43号”、“申富129号”到期后发生逾期,四川信托此类产品的风险逐步暴露。而风险暴露的主要原因之一正是四川信托TOT产品不能续发。

6月12日,孔维文还提及,TOT产品不能续发,放在任何一家信托机构,都会出事。而且,自流动性风险暴露以来,也在积极想解决办法,比如按照市场原则,引进战投等。

对于TOT产品不能续发,6月15日,记者拨打了四川银保监局相关负责人的联系方式,截至发稿并未接通。

而6月15日杭州锅炉集团(以下简称“杭锅集团”)于深交所网站发布公告称,去年底购买的5000万元由四川信托管理发行的天府聚鑫3号信托产品,6月11日到期仅兑付信托产品的20%即1000万元的本息1038.1万元,剩余4000万元本息未能如期兑付。

资金遭大股东挪用?

直至6月17日,据记者了解,部分投资者再次前往川信大厦。四川银保监局对川信TOT项目情况做出了回应。

据记者从川信信托的投资者处获取的现场视频显示,6月17日,四川银保监局副处长周杉对四川信托开展TOT业务相关的底层资产、违规挪用、叫停TOT的时间、后期处置等几大方面的详细情况进行解释。

周杉向现场的投资者表示,川信的TOT产品发行和资金的投向不符合监管的规定,TOT产品的底层资产大多固化为风险资产,若继续发行,这是依托后面投资者认购的资金兑付前面的投资者,且并未向投资者透露真实的风险状况,这是不符合监管规定的。

此外,据现场的投资人透露,周杉称,川信的TOT业务存在不真实向投资者披露底层资产风险状况,违规开展关联交易,项目资金存在大量的股东挪用等违法违规行为,违反了信托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为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四川银保监局依法叫停了该项目。

投资人称,对于叫停四川信托TOT产品的发行的时间,周杉表示,TOT到了现在这个规模,风险的形成、累积等,以及风险的处置有一定的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加之四川信托操作手法比较隐蔽,未将真实风险状况向投资者披露,项目资金存在大量的股东挪用,监管部门也是通过今年多次的风险排查,逐步查出了其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按照相关的要求,四川银保监局,依法依规叫停了该项目。

对于后期处置情况,周杉称,监管部门对四川信托的后续相关的处置方案继续督促。一方面,需要进一步排查四川信托关于信托产品对其存在的资金挪用行为,配合相关部门,坚决予以追回;第二,监管部门将持续督促解决。

一位6月17日在四川信托总部参与沟通的投资者对记者确认了上述事实。

当日,记者就周杉在四川信托总部与投资者沟通的情况,多次致电四川银保监官方披露电话及新闻处联系人,截至发稿未获接通。

宏达集团入驻10年

公开资料显示,当下四川信托背后的实际控制方是四川百强民企之一的四川宏达集团,实际控制人为刘沧龙。

根据四川信托2019年年报,其前三大股东分别为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其中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合计持股比例为54.19%,二者实际控制人为刘沧龙。

四川宏达集团官网介绍,公司始建于1979年7月,是中国500强企业、中国最大500家企业集团、四川省委省政府重点培育的大企业大集团之一。产业涵盖工业、矿业、金融、地产、贸易和投资六大板块,管理资产逾5000亿元人民币,员工20000余人,国内外成员企业60家,控股1家上市公司,实现年销售收入400多亿元,利税30多亿元。

其官网介绍称,刘苍龙曾获中华商帮影响力人物、中国创新企业家奖、全国优秀创业企业家、30年中国品牌优秀人物等荣誉。

据悉,2010年,宏达集团入驻四川信托,对其展开重组,“宏达系”以合计持股比例达53.75%,成功控股四川信托。2020年,正是宏达集团入驻四川信托第十个年份。

入驻以来,四川信托破茧而出,逐渐发展成为行业前列公司。2014年,四川信托全力打造“锦绣财富”,发力财富端;2016年累计资产管理规模突破万亿大关,信托收入也进入行业前十。

2017年,四川信托再次提高发展目标,快速扩张的“野心”在膨胀。

2017年4月25日,四川信托召开2017年一季度经营工作会,刘沧龙表示,公司五年规划的“2111”战略目标和“6个1000亿”发展方向,即注册资本达到200亿元、管理资产规模达到10000亿元、利润达到100亿元、纳税100亿元的战略目标;房地产项目1000亿、资本市场项目1000亿、康养信托1000亿、教育信托1000亿、消费信托1000亿、旅游信托1000亿的发展方向。

然而,内外叠加因素影响之下,高目标的实现并不顺利,四川信托注册资本金目前仍然仅为35亿元。此外,2016年以来,四川信托业绩开始逐年下滑。根据四川信托的年报,2016年公司收入27.92亿元,净利润12.7亿元;2017年公司收入24.4亿元,净利润9.21亿元;2018年公司收入22.32亿元,净利润7.4亿元。2019年,四川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3.23亿元,同比增长4.08%;实现净利润5.21亿元,同比下滑29.59%;资本利润率为6.72%,创出历年来的新低。

在业绩下滑的同时,四川信托每年的计提资产减值损失逐渐上升。2016年为5397万,2017年为8219万,2018年为1.55亿元,2019年为6.6亿元。

据悉,所谓资产减值损失,是指因资产的账面价值高于其可收回金额而造成的损失。资产减值损失属于损益类科目,在信托公司利润表的营业支出科目列示。

按照常理,信托公司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可能是自营资产出现的减值,但更多是信托项目出现风险时,自有资金接盘进而产生的损失。

此外,根据2019年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四川信托的自营类业务存在较大的压力。根据披露,四川信托自营资产不良率由2018年底的4.82%大幅飙升至2019年末的22.21%。自营业务的不良资产也从年初的4.66亿元,增长到年末的22.4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翻阅四川年报的时候,发现2018年年报中提及了关于对“资金池”的管理:“在资金池流动性风险管理方面:对资金池的流动性进行适时监测,并定期开展压力测试,进行缺口管理。同时,为稳定资金池的资金来源,公司对资金池产品进行统一定价、规范发行,并且不断加深同业交流与合作,丰富资金来源。”这与2019年年报中的表述口径相同。

多位信托从业者表示,“资金池”信托的危害在于,第一,形成影子银行;第二,在资金池风险暴露之前,发行主体往往通过资金池来隐匿不良资产,使资金池信托成为隐性刚兑的手段。

一位华南信托人士对记者表示,如果没有资金池业务,四川信托的不良风险可能会进一步暴露。四川信托应该也是借“资金池”业务来隐匿不良。

而且,宏达集团旗下不仅信托公司业绩逐年下滑,刘沧龙旗下上市公司宏达股份(600331.SH)业绩也并不理想。宏达股份2018年报显示,营业收入26.9亿元,同比下降41.81%。净利润-26.7亿元,同比下降1395.9%;2019年营业收入 25.45亿元,同比减少5.38%,净利润8450.35万元。

关于上述四川银保监局所提川信的TOT项目资金存在被大股东挪用的情况,记者拨打了宏达集团官网披露电话,截至发稿尚未接通。另外,记者也拨打了宏达股份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对记者回复表示:“不了解这个事情。”

处置方案

尽管川信的TOT项目被监管指出违规开展关联交易、遭大股东挪用等行为,对于投资者们来说,更加关心川信逾期后将如何处置。

据经济观察报了解,数百位已经到期TOT产品的投资者,以及部分未到期产品的投资者于6月15日再次来到川信大厦。

当天,不少投资者向四川信托董事长牟跃、总裁刘景峰提出疑问。据记者获悉现场视频,投资者们均心急如焚。其中,投资者提问,请问目前TOT产品规模总共多少?是全部都逾期了吗?目前资金缺口多大?川信将如何来保障投资者的利益?

对此,刘景峰回应表示,TOT产品2020年5月29日之前的都兑付了,之后的发生了逾期。原因逾期原因,他表示,由于受国内外宏观经济下行及新冠疫情影响,四川信托TOT项下项目无法及时偿还信托融资,加上4月底TOT项目被全面叫停,导致出现流动性问题。

另外,针对TOT涉及的规模,刘景峰称,据公司进一步统计,自2020年5月29日第一笔延期项目出现后,到2020年底,这期间涉及到期产品规模为129.9亿元,有大部分可能会延期;2021年内到期的TOT产品是103.45亿元;2022年内到期的TOT产品是19.22亿元。总计存续规模为252.57亿元。

此外,对于后续如何处置的问题,四川信托董事长牟跃公布了处置方案的时间进度表。

第一个方案是,出售川信大厦房产。根据交易情况抓紧推进产权交易所审查并挂牌、交易;第二个方案是,转让宏信证券股权工作计划。根据交易情况抓紧推进产权交易所审查并挂牌、交易,待意向投资者和交易细节确定后通知未放弃优先购买权的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

第三个方案是,增资扩股及引入战略投资者工作计划,全力以赴推进引进战投工作。争取7月中旬完成向现有股东征询增资意向,8月中旬完成召开公司董事会股东审议具体增资方案,若现有股东增资则报监管审批,时限3个月,若引入战投则大力寻求并按规定报监管审批,时限3个月。

与此同时,刘景峰透露,川信的TOT规模在全国信托公司中肯定不是最多的,公司目前还在正常运营,还有盈利收入,正在逐渐解决这个问题。股东方面及管理层正在利用自身人脉寻找战略投资者。

但据记者了解,目前四川信托投资者对此并不买单。多位投资者表示,希望四川信托尽快找到国企对其进行重组,解决问题。此外,确保到期项目必须还本付收益,未到期项目提前结束、一并解决,按照资金实际占用时间来还本付收益。

目前,四川信托实际控制方宏达集团仍然尚未就大股东挪用资金一事公开回应,投资者与四川信托的沟通仍然在持续。

另据记者了解,2019年,在宏达集团成立40年之际,发布了宏达集团及成员企业358战略发展规划。具体而言,四川信托的358发展规划为,3年内达到资产管理规模4000亿,利税100亿/年,综合实力进入全国68家信托公司前15位;5年内达到资产管理6000亿、利税160亿/年,综合实力进入全国68家信托公司前10位;8年内达到资产管理规模8000亿,利税200亿每年,综合实力进入全国68家信托公司前5位。

面对如此发展目标,宏达集团带领的四川信托在实现的过程中并不容易。当下,面对四川信托的流动性兑付危机,宏达集团也面临股权转让,实际控制权变更等风险。

对于四川信托的逾期事件分析,如是金融研究院分析表示,四川信托的问题在于资金池运作出了问题。之前爆雷的两家公司,其中中江信托是由于激进的风控措施,导致大量政信类产品出现问题。但实际上由于中江信托发展时间短,产品发行规模并不是特别大,再加上部分产品的增信措施是有一定保障的,并不是所有的投资100%损失,因此才能被雪松集团以牌照收购+刚兑信托产品的方式拿下来。

此外,“中江信托毕竟只是一个特例。作为业内规模并不小的四川信托,当前的处境更像是和它深度绑定的安信信托,只不过安信信托是由于自身造血能力兜不住窟窿,而四川信托则是在银保监会掐断了TOT信托借新还旧途径之后的爆雷,不过从这点来看,四川信托的问题可能没有安信信托那么大。参照当前安信信托的处理方式,大概率最终将会由监管出面,引入外部的国企战投方,通过重组的方式来完成风险的化解,投资者最后的损失究竟有多大,具体还要看最终的资产清查情况。”如是金融研究院补充称。

对于四川信托的后续发展,经济观察报将持续关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ongx.com/2218.html

作者: jiongx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